• <rp id="fxyys"></rp>

      <tbody id="fxyys"><pre id="fxyys"></pre></tbody>

      传播国学经典

      养育华夏儿女

      子曰:“小子何莫学夫诗。诗,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。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;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

      作者:佚名 全集:论语名句 来源:网络 [挑错/完善]

        子曰:“小子何莫学夫诗。诗,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。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;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

      关键词:论语,阳货第十七

      解释翻译
      [挑错/完善]

        孔子说:“学生们为什么不学习《诗》呢?学《诗》可以激发志气,可以观察天地万物及人间的盛衰与得失,可以使人懂得合群的必要,可以使人懂得怎样去讽谏上级。近可以用来事奉父母,远可以事奉君主;还可以多知道一些鸟兽草木的名字。”

        这一段夫子还是劝我们好学,真正这是圣贤的秘诀。在这里夫子劝导弟子们要学诗,《诗经》。『子曰:小子何莫学夫诗』。「小子」是孔老夫子称呼他的弟子们,这很亲切的称呼,不是轻视,不是这小子、那小子,小子是就像看自己的儿女一样,儿子一样,称呼他们。「何莫学夫诗」,何莫就是何不,何不去学《诗》?这个夫是语气助词,没有意思的,就是学《诗》。《诗经》,孔老夫子会集的。他会集的标准,《论语》里面也讲了,「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:思无邪」,这三个字,这就是会集《诗经》的标准。思是思想,邪是邪恶,思想里头没有邪恶,这就是《诗》的标准。所以读了《诗》之后,能够帮助自己提升德行、提升智慧、提升学问,当然也能提升知识。所以,《诗》非常重要。儒家十三经、五经都把《诗经》做为其中之一,是必学科目。夫子在这里劝大家学《诗》。

        劝完这句以后,底下就说学《诗》的好处了。『诗,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』。我们一条一条的来说明。第一个「可以兴」,这个兴的意思,在《诗经》当中,它有六种不同的体例,就是体裁,所谓六诗。这六种体例分别是风、雅、颂、赋、比、兴,《毛诗序》里面就说,这叫六义。这六种风、雅、颂属于诗的异体,它的体裁;赋、比、兴是属于诗文的异辞,就是讲它的修辞,这是怎么来写诗的,这个修辞。这个风、雅、颂就是指《诗经》里面有国风,这是风,小雅,大雅,周、鲁、商颂等等这些诗体。在修辞上来讲,就是赋、比、兴。

        赋,赋税的赋,它是指铺陈善恶。诗文是直接把这个事情说出来,直接陈述,没有用譬喻,没有用其它的赋辞、修辞,就是等于平铺直叙出来。比就是比方,它用一个物来做譬喻,来把那个意思表达出来,这叫比辞。兴,其实跟比有点相像,它是托事于物,借着一桩事情把意思表达出来。兴就是起的意思,兴起,用一种譬喻、用一种模拟的方法,来启发自己的心智。一般这种诗先说其它的事物,然后引起自己的心声,把自己所要表达的讲出来。就好像《诗经》第一篇,「关雎」,「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」。这个大家都听过,它头两句是用一桩事,也是用动物做比喻。

        关雎是一种鸟,叫义鸟。义鸟就是一夫一妻制的,牠不会乱找配偶。找到配偶终身都不会改变,这叫雎鸠鸟,关关雎鸠,关关是牠叫声。把这个事情描绘出来,有这么一种义鸟,雄雌雎鸠在一起。在河之洲,洲是河流里头那种凸出来的陆地,就像小岛,牠们欢唱的声音。用这个事物来兴起感叹。「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」,窈窕是美好,什么美好?品德美好。所以淑女是讲有美好品德的女子,不是讲美貌。现在人把它讲成苗条淑女,搞错了,身材很苗条、很美貌,这搞错了,那不一定是淑女。德行很好的女子,她能够相夫教子,她能够兴旺家业,所以君子好逑。逑是配偶,好逑就是好配偶,君子的好配偶。这首诗,它就是用这种比兴的手法写出来的。当然其寓意很深,我曾经在过去此地讲过《窈窕淑女的标准》,三十个小时,讲女德教育。一开端就讲这首诗,讲了很长时间,大家想要详细听,可以听一听。

        比和兴,两个虽然相似,但是还是稍有不同。一般来讲,比是显喻,很明显的譬喻;兴是隐喻,隐藏着的,没有那么明显。讲到比兴,往往都是用草木、鸟兽来做为譬喻。就好像刚才讲的雎鸠,你不读《诗经》不知道雎鸠鸟,原来是一种义鸟。所以后面讲的,可以『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』,有这个意思。你可以懂得很多常识,但是这是最后的利益了。前面我们讲到可以兴,是懂得怎么去做模拟,这是其中之一,一个好处。说话和思考问题,懂得用兴这种方式,对自己的人格培养也是有好处的。

        在刘宝楠《论语正义》里头,「刘氏并引焦氏循《毛诗补疏序》」,焦循也是清朝的一位大儒,刘宝楠是刘氏,引他的《毛诗补疏》。这是《诗经》的一篇注疏、补注,里面有一篇序文。这样说到,「夫诗温柔敦厚者也,不质直言之,而比兴言之。不言理,而言情。不务胜人,而务感人」,这就是可以兴的好处。学了《诗》之后也会变化气质,气质会变得怎么样?温柔敦厚,温和、柔软。温和是讲态度,对人态度;柔软是讲心地,心地仁慈,所以柔软;敦厚,就是厚道,待人不刻薄,常常替别人着想,这就是敦厚。那读《诗》往往会养自己这样的一种德行,说话不质直言之,而比兴言之。因为你已经养成温和、柔软的这种心境,所以不会直来直往,说话都非常的(我们讲)有艺术性,不会一下直来直去,听起来就不柔软,很生硬,甚至有时候很难接受。

        学了《诗》,你讲话就会用比兴,比和兴就两种修辞方法,比兴言之,藉物、藉事来表达自己的意见,这就柔和。所以特别是在劝谏人当中,要懂得这种艺术,往往会达到、收到非常好的效果,这就是会说话。会说话,那都是因为自己真有德行、真有学问,不愿意伤人,而愿意成就人,改过自新。所以在讲话当中,不言理,而言情。不是只讲道理,有理往往会伤人,特别是得理不饶人,虽然你有理,但是你跟人就结怨了。有几个人能够说这么明理的,不讲个人的那种情感,那不可以,要懂得人情。以情感人,然后以理晓人,这样自自然然就能够让人回头。不务胜人,而务感人,说话不一定说要道理上胜过别人。胜过别人,人家还都未必是服气,要以情感动人,这是最上策。学了《诗》就会这样言语,所以夫子讲「不学诗,无以言」。

        我记得唐太宗的皇后,长孙皇后,就是一位非常有德行的女子。她辅佐唐太宗,帮助唐太宗能够处处都以正理而行事。唐太宗有一个优点,就是善于纳谏。特别是他的谏臣魏征,常常给他提意见,唐太宗都能够接受,在君主里面这是不多见的。所以他有「贞观之治」,这了不起!纳谏这就是福报,不肯纳谏、不肯受谏,不能听别人意见的人没有福。但是皇帝毕竟是皇帝,总是会有心高气傲的时候。所以有一次魏征给他劝谏,魏征也会直言,甚至有时候让唐太宗接受不了。结果回来之后气呼呼的,看到长孙皇后就对皇后说,「我今天非要把魏征杀了不可」。结果此时长孙皇后二话不说,回去里面内室换了一套盛装出来。这个衣服那都是在很正式的大场合里面才会穿。唐太宗就觉得奇怪,「为什么皇后今天突然换了盛装出来见我」?皇后就跟唐太宗讲,说「陛下,臣妾要恭喜您」。「恭喜我,有什么好恭喜的」?说「因为臣妾听说,一个英明的君主必定是能够善于纳谏的,所以他就会有这些敢于直言进谏的臣子。您今天有魏征,说明您也是英明的君主,那是朝廷之幸,百姓之福」!

        你看这样一说,唐太宗的气立刻就没有了,他就心平气和了。一想想,「对呀,人家来进谏,那也是为我们这天下着想,怎么还对他要报复?不可以」。你看长孙皇后用这种方式,先以情感人,她是藉一桩事情,回去换衣服、换盛装,引起唐太宗的那个疑情,今天怎么回事?然后告诉他,原来如此,以情动人,以理感人。所以《诗经》里面统统都是用这种方式,以真实的情感来表达,让人能够提升德行和智慧。所以夫子说一定要学《诗》,不学《诗》就不懂得这些方法。学《诗》就可以兴了。

        底下说「可以观」。这个观,根据郑康成的批注说,「观风俗之盛衰」。《诗经》都是表达自己心志的文辞,常常要配合乐曲来唱出来,这就是音乐、诗歌。往往通过这些乐曲,能够听出这一国的治乱兴衰。譬如在春秋时期,吴国的公子季札,这是一位贤者,他在鲁国观乐,去听那里的音乐,就知道这个国家的治乱兴衰。孔子听到郑国的音乐,知道这种音乐,靡靡之音,代表郑国会衰亡。而美好的音乐,像韶乐,这是圣人作的乐,舜王做的,居然国家已经不崇尚了,就说明国家也会衰落。这都是善于观察社会的风俗,然后从这里可以了解政治上的兴衰。那么对于一个做官的人就很重要,因为诗歌里头很多都是民谣,人民百姓唱的。如果一个国家兴盛,人民百姓唱的这些歌,就是这些艺术节目,都是欣欣向荣的。如果一个国家将乱,那么这个艺术的节目,那都是变成让人起狂乱心智的、迷惑颠倒的心理。所以这个艺术节目是社会状态的一种反应,这叫可以观。

        下面「可以群」。群是讲群居,跟人群在一起。我们人不能离开社会,我们是社会群体,跟人交往要懂得合群。要合群,学《诗》可以帮助我们。这里《雪公讲要》里面引了焦循的《论语补疏》上说,「诗之教温柔敦厚,学之则轻薄嫉忌之习消,故可群居相切磋」。《诗经》里面这些诗歌是教温柔敦厚,刚才已经讲到了,这种良好的性情。学了以后可以把轻薄的、还有嫉妒、嫉恨这些习性消除,这些都是不好的习气,用诗歌来陶冶自己的性情,断自己的烦恼和习气。所以跟人交往自然就合群,就和谐,群居相切磋。这切磋还有大家能够互相勉励、共同进步的意思,意思就是说可以促进和谐社会,至少是和谐小区。从一个国家的角度来看,如果能提倡良善的节目,艺术节目,诗就是属于艺术,那么这样就可以促进和谐社会。所谓「移风易俗,莫善于乐」,乐一定是跟诗配在一起的。要构建和谐良善的社会风俗,那就是要用这种艺术节目,用媒体来倡导、来净化社会风气,改善人们的心灵。

        底下讲「可以怨」。这个怨,根据孔安国的批注讲「刺上政」。刺是讽刺,上是领导,一国之君,乃至天子的政治。「邢昺疏」里面讲,说「诗有君政不善则风刺之,言之者无罪,闻之者足以戒,故可以怨刺上政」。在《诗经》里面有不少也是在讽刺这些国君的政治,以及他们自己的行为。如果他们有不善,《诗经》里面它就有唱这些讽刺的话。那么言之者无罪,因为这是民谣,不可以去追究。真正的好国君,他会反求诸己,想想要怎么改自己,不能追究别人责任。我们现在讲的言论自由,那个时候周朝就有言论自由。那闻之者足以戒,这些国君、领导听到之后,自己要警戒自己,这叫怨刺上政。所以《诗经》里面有一部分是这样的,既有歌颂君王的美德的,也有讽刺君王的不善的。这说明《诗经》对于资政也是有很多的好处,帮助国家领导人能够改过,能够常常想到利民。

        《毛诗序》里面,孔颖达《正义》说,孔颖达有批注过《毛诗》,《毛诗》就是《诗经》。在《毛诗》一开头有一篇序,是大毛公所作。《诗经》是大毛公他搜集的,叫《毛诗》。孔颖达有批注叫《毛诗正义》,说到「王道始衰,政教初失,而有变风变雅之作」。这种怨刺的诗歌都是因为王道开始衰落,政教出现了误,所以就有变风变雅之作。风是国风,雅是小雅、大雅,这都是《诗经》里面的体裁。变风变雅,本来风和雅都是歌颂君王的,变风变雅就变成讽刺了。所以那时候因为周朝周王的品德开始渐渐衰落,但因为周朝的子民们尚且知礼,所以他们不会用那种极端的手段,而是用这些诗来表达。他们很懂礼,因此用礼来救世,作这些变诗来讽刺王政。因此这种怨是属于变诗,它不属于违礼。所以夫子在这里讲可以怨。可以怨就是懂得怎么样来劝谏当政之人。

        底下又说到,『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』。「迩」是近的意思,就是这里近可以「事父」,远可以「事君」的意思。事父就是讲尽孝,事君就是尽忠。无论是尽孝还是尽忠,都需要懂得劝谏他们的过失,他们父母有过失、君王有过失,懂得劝谏。《弟子规》上也讲,「亲有过,谏使更,怡吾色,柔吾声。谏不入,悦复谏,号泣随,挞无怨」。这就是劝谏。所以劝谏要懂得这个道理,懂得方法,才有效果。譬如说闵子骞遭到他的继母的虐待,「闵损芦衣」,继母给自己的亲生儿女用棉花做棉衣,结果给闵子骞拿芦花做棉衣,不暖和。后来让他父亲知道了,父亲很生气,要休了他这个继母。闵子骞就跪在地上,代他的继母求情,说了一句,「母在一子寒,母去三子单」。就是母亲在,只有一个儿子受寒冷,这个儿子就是闵子骞。母亲要是走了,那三个孩子都要变成孤单。因为继母还有两个亲生儿女,三个孩子,总共,加上闵子骞。所以这两句话就感动了他的父亲,打消了休太太的念头,而且还感动了他的后母。最后一家人都变得非常的和睦,这个母亲待闵子骞也像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。

        这就是懂得怎么来事父母,侍奉父母,特别是要懂得劝谏。如果父母有过,我们不能劝谏,或者不善于劝谏,而使父母不能改过,这就让父母陷于不义,这就不是孝。孝道还要懂得几谏,「事父母几谏」。几就是及其微小的过失,我们看到了要善于劝谏。劝谏最重要的「怡吾色,柔吾声」。不能太刚硬,直裸裸的这样揭发、批评,这肯定没有效果,反而会让父母生气,他就改不了过失。事君,更是要这样。对领导,因为君跟父之间有不同的地方,君更有威严。而父母更多一分亲情,所以相比起来,谏君比谏父更难。特别在古代,所谓伴君如伴虎,讲错话了被杀头的都有。所以要懂得劝谏,这个很重要,这都是要通过学《诗》才能够做到。

        《皇疏》里头引江熙的话来说,《皇疏》是皇侃的《论语义疏》,也是批注《论语》的一部书。里面说。「言事父事君以有其道也」,所以读了《诗》就懂得如何来事奉父母,如何来事奉领导。你就有其道,道是方法。这是又一个好处。所以可以兴、可以观、可以群、可以怨,还懂得事父事君之道,这五个好处。最后还有一种,「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」。识,这个不念食,念智,识是记忆,就像《论语》「默而识之」那个识,一样的意思。就是你能够记得很多鸟兽草木的名字,这是属于常识。所以《诗经》里面还有这些科学,自然科学成分。不仅讲人伦、讲道德,而且它里头有自然知识,有动物学、有植物学,用我们现在话来讲。所以学《诗》有很多的益处,可以增广见闻。因此学《诗》好处孔子跟我们讲出来,对自己的道德、学问、知识有很大的裨益。

        蕅益大师讲,「今人都不曾学诗」,这个话很有讽刺味道。现在人都不曾学《诗》了,所以是什么问题出现?不懂得兴、不懂得观、不懂得群、不懂得怨、不懂事父事君之道,甚至常识都很少。这都是因为不好学的缘故。现在人确实常识从其它渠道也可以学来,但是学来的只是常识,不像读《诗》,他还懂得人伦道德,懂得这些言语进退。做人的学问,现在人学不到了。因此不懂得事父母,跟父母怎么相处不晓得,跟父母在一起不和谐;不懂得跟家里兄弟姐妹、亲戚朋友交往;出去外面也不懂得跟领导来交往和打交道;跟同事也不知道怎么相处。家不和谐了,那社会也会不和谐,原因就是不肯好学。

        因此前面这一章讲好学,后面教学《诗》,连在一起看,我们就懂了。学《诗》,我们要知道它也可以泛指一切圣贤的经典。今人都不曾学圣贤经典,所以做人都不知道怎么做。我们自己希望得到幸福的人生、和谐的社会,得要去学习圣贤经典,要认真的学习,虚心的学习,不能够看不起古人。现在人比古人,除了多了一点常识、科技以外,其它都不如古人。所以我们怎么能不谦虚?怎么能说这古人的经典里面很多糟粕,要批判?错了!什么叫糟粕?你自己看不懂的,你就把它定义成糟粕了。如果它真有糟粕,这经典能传几千年吗?传到几千年之后的今天给你发现了这是糟粕,古人这几千年没人发现它是糟粕,你是这全历史上最智慧的人,这未免太狂妄了!所以今人不曾学经典,读都没读,就去说它是糟粕,这很可悲!我们不要做这种人,我们要好学。

        好学就能得到夫子在这里讲的种种益处,前面这一章讲到的,你就能够得到德行,仁、知、信、直、勇、刚,这都是德行。这个第二章,刚才我们讲的这个是懂得言语、政事、文学。所以可以兴,这就是言语;可以观、可以群,这就是政事;可以怨,也是言语。迩之事父,远至事君,这也是属于德行。还有鸟兽草木之名,这都是文学、常识。所以好学,孔门四科都从好学中来,德行、言语、政事、文学。

      注释出处
      [请记住我们 国学梦 www.51clot.com]

        兴:激发感情的意思。一说是诗的比兴。

        观:观察了解天地万物与人间万象。

        群:合群。

        怨:讽谏上级,怨而不怒。

        迩:音ěr,近。

      用户评论
     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
      国学经典推荐

      子曰:“小子何莫学夫诗。诗,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。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;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原文解释翻译

     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周易起名关于本站免责声明

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51clo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国学梦 版权所有

      皖ICP备16011003号-2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

      春色av电影
    1. <rp id="fxyys"></rp>

        <tbody id="fxyys"><pre id="fxyys"></pre></tbody>